<samp id="ewwuo"><label id="ewwuo"></label></samp>
  • <menu id="ewwuo"><source id="ewwuo"></source></menu>
  • 當前位置:首頁> 工作動態> 學術年會

    “主動適應外貿新形勢”——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在2016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年會暨國際貿易發展論壇上的發言

    文章來源: 文章類型:原創 內容分類:新聞

    一、當前世界經濟呈現一些新特點

    第一,逆全球化正成為影響世界經濟的重要現象。2009到2015年全球人均GDP的增長只有1.1%,是1990年以來最低的,它證明了全球化退潮。

    第二,世界經濟面臨長期停滯的風險。根據IMF預測,今年全球的增長只有3.1%,1990年以來全球的年均增長率是3.5到3.7%,危機過去8年,全球增長仍然沒有回到長期的平均水平,因此說世界經濟面臨長期停滯的風險。OECD稱全球經濟已陷入“低增長陷阱”。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如何發展外貿是一個挑戰。我認為過去35年我們很成功,但是新35年我們的國際環境可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因此我們過去成功的經驗,成功的模式還能不能夠支撐我們下一步外貿的增長,這是一個挑戰。

    第三,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面臨結構性調整。WTO預測今年的外貿商品貿易量的增長是1.7%,連續5年全球外貿的增長低于全球GDP的增長。其中,發達國家的進口和出口高于2%,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低于2%,而亞洲出口只有0.6%。這說明2009年以來全球正在進行的供給側改革競爭,發達國家已初見成效,開始一步一步走出困境;而新興市場國家則存在分化,特別是亞洲國家結構調整進程緩慢。

    第四,全球綠地投資變化。2015年全球資本流動增速是38%,聯合國貿發組織預測2016年可能會下降10%到15%。其中,綠地投資增速是0.9%,綠地投資體現的是對全球有效需求有貢獻的投資,綠地投資進入發達國家的資本是正增長,流進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是負增長,這表明市場對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預期向好,對新興經濟的經濟增長預期悲觀。因此,當我們要研究全球的貿易增長的環境的時候,不僅僅看總量,更希望看到總量背后的結構,和過去8年每一個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它們的表現。

    第五,全球生產率減速。BIS的報告指出,新的三元困境之一是全球生產率的增速下降。美國西北大學的羅伯特?戈登教授指出,全球新工業革命條件下,全球生產率的增長是減速的。

    二、逆全球化正成為影響世界經濟的重要現象

    關于全球化退潮的現實,我們看到英國的脫歐,美國的特朗普的上臺。1990年以來的這一輪全球化究竟發生了什么問題導致全球化退潮?一是創新被遺忘,二是公平被遺忘,三是治理被遺忘,這三件東西被遺忘了20年,我們想用8年走出去可能嗎?因此,創新被遺忘導致我們缺動力;公平被遺忘的典型案例是英國脫歐,有52%的人認為開放損害了他們的利益,包括美國的特朗普上臺也是這樣;治理被遺忘,導致目前沒有建立與全球化相適應的全球治理結構。這一輪全球化下一步究竟會怎么走?

    美國大選以后的新形勢。第一,去TPP。TPP本身就是去全球化,以超大規模的TPP,TPIP,來替代開放多邊主義,而現在要去TPP,要進一步去全球化,它給世界能經濟和全球外貿的影響巨大。第二,去BIT。2008年中美開始開啟BIT談判,2009年美國叫停,2012年再次重啟,兩年半時間美國建立了一個“BIT2012年范本”,但現在美國說要去BIT,還有美國會加入亞投行嗎?美國會支持一帶一路嗎?我的美國朋友明確告訴我說,不會,美國國會不可能批準。此外,中美下一步可能發生貿易摩擦,這些問題意味著兩個大國之間的經貿關系在未來四年可能會變得更加錯綜復雜。如果人民幣再貶值,中美貿易逆差再增加,如果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摩擦,中國反制,最后會是什么結果?也包括現在美國要采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要進行大規模的基建投資,但堅持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美國造,美國并不缺資本,而是缺少有效需求。美國通過大型基礎建設創造有效需求,不可能讓別的國家分享。

    特朗普政策對中國的影響。特朗普上臺以后會采取什么政策,這些政策對周圍可能會有什么影響?第一,可能在未來四年增加政府財政開支和減稅。這將對中國產生影響。當美國財政擴張時,將加速加息,對中國來講就意味著進一步資本外流,進一步的人民幣貶值壓力。美國如果采取減稅呢?20世紀80年代的里根減稅導致80年代的美元危機,結果是美國生病,日本吃藥,最后日本付出了20年停滯代價,如果特朗普上臺真是采取大規模減稅這次會誰吃藥?仍然會是日本還是中國。日本當年付出了20年停滯的代價,中國呢?我們應該怎么做呢?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會發現無論是美國的擴張性財政政策,還是美國的貿易摩擦,制造業的回遷,還是美國期待未來十年經濟增長要保持在3.5的水平,所有這些政策的改變對中國經濟和貿易意味著什么。從這個角度來講,現在是構建中美新型大國的機會窗口,關鍵看我們怎么做??梢钥吹?,特朗普的所有政策比過去任何一個時期都需要更改,也比過去任何一個時期和中國都可能會形成零和博弈,中國如何能夠把中美在未來4年的變化推向超越零和博弈,超越零和博弈對我們的外貿結構調整是最有利的。

    三、中國外貿面臨新形勢

    國際收支雙逆差趨勢。2015年我國國際收支逆差1547億美元。其中,經常項目順差,順差占GDP比例是3%;但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逆差金額占GDP是-4.5%。2015年外匯儲備余額比上年末的減量是5127億美金。從2014年開始,我們的雙順差格局正在發生新的變化,從2014年開始形成了一順一逆,下一步有沒有可能出現雙逆差呢?如果出現對中國意味著什么?從2015年和2016年前三季度的形勢來看,經常項目順差在減少,資本和金融項目的逆差在上升,2106年前三季度包括FDI也是逆差。

    從貿易角度看,我們過去35年真正創造順差的部分是貿易中的加工貿易,2005年占出口比重是55%,2016年上半年已經下降到33%,下降了22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加工貿易的出口已經退出了。從這個角度講,我們承接加工貿易產業轉移的中西部地區,像四川、鄭州,它們外貿的增長遠高于我國進出口的降幅和全球的平均降幅。在這種情況下,下一步如何發展新型貿易,包括用資本輸出帶動商品輸出,包括跨境電商和新型綜合服務的外貿增長,對我們來講都是一個新課題。

    從投資角度看,外資呈現四個特點。成本驅動型的外資正在撤資,參與國際供需代工外資正在持續下降,制造業的外資比重大幅度下降;而市場驅動型的外資,效率驅動型的外資現在開始持續上升。中西部的外資和服務業外資正在持續上升。因此,無論是外貿還是外資,我們都能夠看到一個新常態、新趨勢正在出現。我們不但需要外資,而且我們比過去35年還要需要外資,為什么?比如把廣東的模式分成兩種,一種叫養孩子模式,比如廣東佛山,它是靠市場經濟、民營企業發展起來的,但是現在佛山的民營企業想轉型升級比登天都難,怎么辦?佛山喊的口號是對標德國,對標歐洲,引入德國和歐洲的制造業,引入德國和歐洲的工業服務業來做大做強做優,我們的民營外貿企業。佛山的故事告訴我們,過去養孩子的地方,現在開始領孩子,因為它的新一輪招商引資的榜樣力量是無窮的。另外一種模式是領孩子的模式,比如東莞,他們現在可以養孩子??梢钥吹?,新35年我們所需要的外資是能夠與中國共同轉型的新一輪的外資。另一方面,中國走出去步伐明顯加快,包括一帶一路,制造業走出去的步伐明顯加快。

    外商認為中國投資環境給其帶來的挑戰和機遇呈現新常態特征。腐敗,2012年美國在華企業認為是五大挑戰之一,但是在2016年他們認為這個問題已經有相當大的改變。知識產權保護是外資一直重視的問題。2016年中國美國商會的報告指出,無論是專利、商標、版權還是商業激勵,中國知識產權保護非常有效和有效比例都達到了50%以上;在專利保護方面,美國企業承認,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的有效性和非常有效的比重達到了三分之二以上。另一方面,美國企業認為在華投資面臨的五大挑戰是中國的法治環境不透明、勞動力成本上升、獲得許可證的難度加大、缺少合格員工和行業產能過剩。解決好這五個問題,需要落實三中、四中、五中、六中,這4個全會的精神,來解決好4個全面。我們也可以看到,美國企業無論是工業和資源企業,還是研發創新的企業,消費類的企業,服務類的企業,他們認為中國投資環境給他們帶來的商機包括城市化、消費升級、環保和綠色發展、中國的創新、互聯網+,以及中國的一帶一路走出去,越來越多的美國企業,包括像GE,全國年會喊出的口號是響應中國十三五。對我們外貿新形勢來講,無論是國際環境還是國內環境,它所產生的影響都是一個大的變局。

    四、主動適應中國經濟增長新常態

    第一,供給側改革對企業來講是最重要的。由于中國經濟減速,2016年經濟增速可能是6.6%。6.6%意味著2016年中國新增GDP將達到7280億美金,即便在2016年減速的情況下,能夠創造的新增蛋糕仍然是世界最大的。因此對我們的外貿企業來講,如何適應新常態,如何深化供給側改革是最重要的。

    第二,外貿企業尤其是民營外貿企業的轉型現在面臨著六缺。缺技術、缺人才、缺品牌、缺渠道、缺資金、缺轉型的經驗和能力。2015年克強總理講雙引擎,一個是雙創,我們談雙創談得太多,還有一個是雙公,我們談得太少。企業轉型這六缺,僅僅靠市場很多的企業轉不過去,僅僅靠企業,企業自身沒有能力,比如說外商抱怨說缺合格的員工,缺有經驗的中高層的管理人才,企業是沒有辦法解決的,要靠社會,靠政府的公共產品公共服務,來解決職業教育和技術培訓。

    第三,企業轉型的機遇和挑戰。現在企業轉型一方面面臨消費和需求的升級,一個方面企業的供給轉型舉步維艱,怎么適應?怎么解決兩者之間的缺口?對于我們在座的企業家和領導同志們來講,我覺得第一是機遇,中國老百姓有錢,他們開始在全世界買好東西。另一方面是企業要想從低端轉到中高端水平,就相當于過去從游擊隊轉變成正規軍,對企業來講是相當困難的,我們怎么營造好的環境幫他們,扶他們一把,我覺得這個對我們也是非常重要的。

                       (作者為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

                                  二0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推薦文章:

      商務部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類型:原創”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于商務部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商務部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類型:轉載”、“文章類型:編譯”、“文章類型:摘編”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它媒體,轉載、編 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并自負 法律責任。

      聯系方式

        地 址:北京市東城區安定門外大街東后巷28號5號樓一層
        郵 編:100710
        電 話:64516967/64516969
        傳 真:64516968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区